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向自由无可阻挡

一句真话的分量比整个世界还重!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流氓的变迁》——鲁迅80多年前的预言在今天变为了现实  

2015-06-28 19:57:28|  分类: 荒漠中的坚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全文转自凤凰博客http://blog.ifeng.com/article/32847189.html

       “流氓”一词,不仅指那种污言秽语、施行性攻击行为的男女。《中国流氓史》一书总结流氓的特点:一般无业,或为流民,或被豢养,行为恶劣,不讲道德,做事没有规矩。
鲁迅在《流氓的变迁》深刻地解剖了流氓的特点:“以武犯禁”而“替天行道”的是侠客,打着“替天行道”的大旗却坏事做绝的是强盗;没有做强盗的危险却有做强盗的收益的则是流氓。

鲁迅还说:古时候儒侠堕落演化而成的流氓,多为市井流氓。政治流氓的老祖宗,似乎应属法家——传统文化中最阴恶下流最不尊重人性和生命的部分。这种流氓文化随着专制王朝的发展而不断发展,能量越来越大,表现形式很多,如流氓群殴式的王朝更迭,流氓内斗式的权力斗争,流氓组织化的黑社会等,都是。流氓意识已经内化为中国人的国民性,流氓哲学、流氓精神已深入古今政客的血肉之中。有人说中国的历史就是一部流氓史,是流氓与流氓之间的非理性争夺的历史,无数次所谓的起义、革命,不过是流氓之间大大小小的群殴而已。《三国演义》和《水浒传》,则是典型的流氓传奇和文学教科书。

时代发展了,流氓与时俱进了。无知无权无产者流氓,有知之士有权之官有产之大亨也流氓。30多年来,经济发展了,意识形态依旧。思想分裂、文化分裂,白猫黑猫,实用主义盛行。从官员到民众,说的与做的、想的与行的、理论与实际、意念与嘴巴、脑袋与身体实行分离,号召言行不一,鼓励说假话,睁眼说瞎话,公开说人话,暗里讲鬼话,好话要说透,坏事可做绝。心里想的、做的是“为人民币服务”,但嘴巴必须说“为人民服务”;心里想的、做的是“爱自己”,但嘴巴必须说“爱祖国”、“爱人民”; 心里想的、做的是“化公为私”,但嘴巴必须说“集体主义”、“大公无私”。反映在党和政府的官员身上,那就反差更大了,想的、做的是“自己先富起来”,但嘴巴必须说“以人民利益为出发点”;想的、做的是“公款吃喝玩乐”,但嘴巴必须说“艰苦奋斗”;想的、做的是“傍大款”,但嘴巴必须说“关心群众的安危冷暖”;想的、做的是“争权夺利”,但嘴巴必须说“执政为民”。

当今全社会都在痞子化流氓化,所有不讲规则不讲道德没有原则没有操守、一切都随着利益的需要而变化的人,所有不尊重生命人权和规避正义话语的人都可划归流氓系列。基层民众、知识分子、官员、执法机关执法人员、政府都在流氓化。大量出现公德败坏、诚信崩溃、见利弃义、唯利是图、巧取豪夺、唯权是附、只见眼前、不求长远、欺诈成性、坑蒙拐骗等种种丑陋卑下的现象。国人纷纷在庸俗化野蛮化禽兽化也就是流氓化的小路上飞奔。而黑社会性质的流氓黑恶势力的燎原,则是基层民众流氓化加剧的特殊表现。 90年代中后期,警方每年要摧毁10万多个各种类型的犯罪团伙。这些行动虽然收到了一定的效果,但是并没有遏制住黑势力团伙疯狂犯罪的势头。原因就在于,流氓黑恶势力大多有权力的庇护。在反腐愈反愈腐的情况下反黑,必是愈反愈黑。
我国讲法制、法治多年,可没有威慑犯罪,反倒制造犯罪。有个统计数,国家机关人员的犯罪率是普通民众的2至3倍,司法机机人员犯罪率是普通民众的6至7倍。一个不讲道德的人也是不会遵守法纪的,法律是道德的底线,法没有道德的支撑,法制订的再多作用也不大,因违法不如权大。因为只要搞定执法者,尤其是执法者的领导,那就什么事都没了。

官员包二奶泡小姐养小蜜,也就是生活作风问题,即使搞一个连、一个排的女人,流氓成性,也是极低层次的。官场上,低层次流氓只会搞钱搞女人,高层次流氓则擅于强奸政治强奸民意,擅于挂羊头卖狗肉拉大旗作虎皮。比官员流氓化更值得忧虑的是政权本身的流氓化。
      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孙立平教授在《关注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社会的新变化》一文中曾经指出:“基层政权的流氓化更是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。在一些地方政府,在一些执法部门,给人形象很不好。在县乡两级政府中,有的甚至在面对一些棘手的问题时,故意招收一些类似流氓的人员。如一些地方在市政管理、计划生育、收费等工作中就招收了许多这样的人员。甚至有的官员明确讲,我们就是要重用这些人,他们敢做敢为。这些人本来就是地痞流氓,一旦被党组织重用,百姓遭殃。基层干部和执法执法人员制造的冤假错案,城管大队的执法暴力化、公安警察的土匪化、执法机关的流氓化,加剧社会的不稳定。

文痞,也是流氓之一种。

文革中,知识分子是被打倒,而今的知识分子是不打而倒倒向了流氓队伍,实现了四化:商贾化政客化异化流氓化。如《国民素质忧思录》一书所言:“即使真正在嘴脸上成为痞子的还为数极少,但精神世界里的‘痞’——丧失人格、渴望堕落、厚颜无耻、出卖原则、逐利投机、亵渎神圣、蔑视理想……已不能不说相当普遍”。
       责任感正义心自由精神独立意识成了稀有之物,知识分子群体中,弥漫着一股忽视人文关怀社会关怀的物质功利主义价值观。他们或鲜廉寡耻唯利是图苟同苟异党同伐异,或揣摩圣意请功邀宠与狼共舞为虎作伥,或有钱就是父有奶就是娘,或以不正当手段图谋不正当利益。无綠“政治腐败”,就大搞“学术腐败”,不能亲当凶手,就争当帮凶帮闲并以此为荣。经过文革空前的摧残和八九暴力的践踏,知识分子的精神凋零如花碾作泥,其水准降到了历史最低点。同时,商业、媒体、艺术、体育等等行业从业人员也都在流氓化的道路上前进。
       知识分子古称“士”,是一个特殊的承载着知识和道义的群体,是思想守护神、灵魂工程师。几千年来,包括儒、道、释在内的传统文化培养了一批有知有道之“士”——传统文化精华的载体。这是中华文明五千年而没有夭折的重要原因。陈寅恪说过,“哪个民族把士给打倒了,这个民族就流氓化、卑鄙化了”。

简言之,不论政治流氓商业流氓还是文化艺术流氓。他们既使成了所在行业的大人物,仍摆脱不了精神下贱,行为下流的小丑样。但全社会都以不按章法办事,“我是流氓我怕谁”,以流氓为为荣、潇洒,我们国家、我们民族如何立于世界民族之林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